浙江80后青瓷师:泥巴进窑出来变成玉
来源: | 作者:yupincf | 发布时间: 614天前 | 891 次浏览 | 分享到:

观看视频

早在1600多年前的南北朝时期,龙泉人便已经开始烧制青瓷了,这种“青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瓷器深受世人喜爱。千百年来,这项制瓷技艺世代传承,而80后的王武,便是这项技艺的年轻的传人之一。


王武的工作室开在龙泉市的一个静谧的院落里。工作室的二楼是一个巨大的展厅,除了陈列王武的得意作品外,还悬挂着一块写着“一脉相承”的匾额。王武出生于一个青瓷世家。外公叶长水是1957年龙泉青瓷恢复生产时的第一批技术骨干,父母是青瓷厂的职工,可以说他的童年是玩着瓷泥度过的。外公去世时,正值龙泉青瓷业的低谷期,国营青瓷厂纷纷倒闭。老人弥留之际说,希望他的后代能看到龙泉青瓷的复兴。

2017年7月11日清晨,王武小心翼翼地打开窑炉的大门,将满满一车烧制完毕的青瓷缓缓拉出来。这一窑经过1300℃烧制的器皿,刚刚完成从土到瓷的转变。


王武和父亲在仔细观察每一件刚刚出炉的青瓷。瓷器的烧造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王武在刚刚学艺的时候,甚至出现一连七个窑全部失败的情况。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他咬牙开始了第八窑的制作——所幸的是,这次上天没有辜负这位有心人。

出炉的瓷器摸上去还是温的,王武将它们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青瓷是追求完美的艺术,只要稍有瑕疵,王武就只能将其作为残次品打碎。

青瓷从一块泥土开始,要经过揉泥、拉胚、修胚、刻花、粘接、素烧、施釉、釉烧、出窑、选瓷等一系列复杂的工序。王武在手工拉坯制作一个杯子。现代工厂生产瓷器,往往是通过模具生产瓷器的坯胎,但这类瓷器无法成为艺术品,因为外形呆板,缺乏“灵气”。

瓷坯成型以后要放在通风出阴干。王武说,秋天是制瓷最好的季节,春天太潮,夏天太热,冬天又太冷。
工作室里不能使用空调,学徒们只能通过风扇降温。
瓷坯做好并晾干后,要先在800℃的窑炉里素烧,使胎质硬化,以便后期上釉。王武的父亲在窑炉里做准备工作。由于早上刚刚出了一窑青瓷,现在窑炉内的温度还有80℃。

王武将需要素烧的瓷器小心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瓷泥被做成各种器皿晾干后,要先低温烧制,使其硬化,以便后期上釉。

现代的窑炉用的是液化气,炉内还装有温度计,可以精确地控制窑温。
点上火以后,王武便关上了窑炉的大门。

由于是低温素烧,窑炉的门没有完全关上,还留着一道缝隙。

素烧过的瓷坯就可以上釉了。王武让徒弟调好釉料,用大勺舀起,注满一杯,然后倒掉,重复一次,便完成对一个杯子内壁的上釉工序。

青瓷的釉料层比较厚,所以外表往往采取喷涂的方式上釉。王武的舅舅在检查一个刚刚喷涂完毕的“葫芦”。

上釉后的瓷坯在烧制前,还要标上底款。要用器具先刮开一圈釉料,然后标上制造者的标识。
体型巨大的器具,往往需要两个人合作,一人将器具抱起,另外一个人清理瓷坯的底部。

王武设计制作的杭州景色系列瓷壁已经晾干,可以送去素烧了。杭州的绿水青山都将被王武浓缩在纯净的釉色里。璧乃礼天重器,这件系列的作品将中国传统的玉文化和瓷文化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作为王武的代表作,《青璧》曾被选为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官方定制礼品赠送给各国政要和互联网巨头,在网上的单件售价近五万。


在王武的收藏中,有一件绝无仅有的作品。那是一次在制作青璧的过程中,其中一件表面的釉出现了脱落。神奇的是这块脱落的釉十分完整,完全没有出现开裂和破损。王武将其视为上天的馈赠,珍而重之地收藏了起来,他说这块玉璧一样的釉,要传给孩子。


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王武名气渐大。当年只有自己和父亲、舅舅的工作室也发展到了八个人。王武的两个孩子也开始懂事,他希望外公那个关于龙泉青瓷复兴的梦想,能够在家族的第四代中继续传承下去。
摘自:腾讯大浙网